马祖坞 — 打造影视、文化、娱乐衍生品第一交易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影视案例库 > 《捉妖记》电影衍生品侵权案
《捉妖记》电影衍生品侵权案
马祖坞 / 2017-07-23

 

《捉妖记》电影衍生品侵权案:

复制销售他人享有著作权的电影衍生品应承担侵权责任 | 《案说娱乐法》第20期

电影衍生品是以电影为基础,利用电影及其内在元素,如角色形象、音乐、道具、场景及标志等,经过商品化运作并获利的产品,包括玩偶、图书、音像制品、电子游戏、主题公园等。这些产品可以在电影放映结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继续为电影制作公司带来源源不断的收益。相比于国外较为成熟的电影衍生品生产销售机制,我国电影衍生品的开发稍显滞后。在美国,电影衍生品的收入高达电影总收入的70%,甚至高于电影票房。而在我国,电影产业的大部分收入来源为票房和植入广告,电影衍生品产值较低。究其根本,除了国内电影产业对电影衍生品的开发意识和宣传力度不足外,电影衍生品的版权保护程度不够、盗版猖獗的现象也是其盈利空间狭小的重要原因。

据统计,在目前我国的电影衍生品市场中,盗版产品占80%。这些盗版生产商在电影放映期间快速仿制生产电影衍生品,依赖网络销售渠道或线下批发市场大量销售,使得电影制作公司的衍生品销售计划被打乱,盈利空间大大减小。这不仅侵害了制作公司的经济利益,更是对电影衍生品著作权人的权利侵犯。本案是电影制作公司对侵犯电影衍生品著作权行为的一次有力反击,它让我们看到了电影制作公司权利意识的觉醒,也让公众对电影衍生品的权利归属有了更详尽的了解。

案例来源

(2016)京0102民初3737号

(2016)京73民终560号

案情简介

“捉妖记-胡巴系列”美术作品是电影《捉妖记》中最突出的形象,该电影于2015年7月16日在我国上映,院线公映期间累计票房超过24亿元人民币,有极高知名度和市场价值。原告安乐(北京)电影发行有限公司是“捉妖记-胡巴系列”美术作品的著作权人,依法享有该美术作品的著作权,任何第三人未经原告许可,均不得使用相关美术作品。经查证,在《捉妖记》公映期间,被告之一美特雅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未经原告许可且未支付报酬,通过另一被告京东公司的电子商务平台“京东商城”开设名为“兜儿贝贝玩具专营店”网店,大量销售“捉妖记-胡巴系列”美术作品形象的侵权产品。原告认为被告美特雅公司以营利为目的获取巨大非法收益,给原告造成重大经济损失,严重侵害了原告的著作权权利;被告京东公司作为网络交易平台,怠于履行审查义务,给美特雅公司的侵权行为提供便利,并从中牟利,应当与被告美特雅公司共同承担侵权赔偿责任。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美特雅公司的行为侵犯了原告对涉案美术作品的发行权,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经济损失8000元的法律责任。被告京东公司仅为网络交易平台的提供者,原告提交证据不足以证明京东公司明知或应知涉案产品侵权,故京东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应承担相应诉讼费用。原告认为一审法院判决被告赔偿数额较少,提出上诉。二审法院经审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关键词

电影衍生品 美术作品 网络服务提供者

争议焦点

1.复制销售他人享有著作权的电影衍生品是否构成侵权?

2.网络服务提供者在电影衍生品侵权案件中是否应该承担共同侵权责任?

3.电影衍生品侵权赔偿数额的确定应考虑哪些因素?

裁判观点

1.复制品的出版者、制作者不能证明其出版、制作有合法授权的,复制品的发行者不能证明其制作、发行的复制品有合法来源的,构成著作权侵权,应当承担法律责任。

我国《著作权法》规定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发行其作品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如果复制品的出版或制作者既不能证明其享有著作权人的合法授权,又无法证明复制品的合法来源的,即构成侵权行为。

在本案中,一审法院认为原告安乐公司的“捉妖记-胡巴系列”美术作品创作在先,其为该作品的合法著作权人。被告美特雅公司在京东商城上销售的毛绒玩具,从整体造型以及身体姿势、五官、肢体结构等方面均与安乐公司享有著作权利的“捉妖记-胡巴系列”卡通形象高度相似,故该公司销售产品为安乐公司“捉妖记-胡巴系列”美术作品的复制品。根据《著作权法》规定,复制品的制作者、发行者不能证明其制作、发行有合法来源的,应承担法律责任。被告美特雅公司未能举证证明其在京东商城上所销售的涉案侵权商品具有合法来源,其行为侵犯了原告对涉案美术作品享有的复制权与发行权,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经济损失的法律责任。

2. 若在侵权电影衍生品销售过程中,网络服务提供者主观上不知其网站上出现侵权行为,客观上也尽到了注意义务,则其不应与侵权公司共同承担侵权责任。

《侵权责任法》中对网络服务提供者的侵权责任做出了明确限定。一方面,若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应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另一方面,若网络服务提供者不知网络用户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必要措施。若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采取了必要措施,则不必承担侵权责任。若其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

在本案中,京东公司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并未参与买卖双方的商品交易事宜。原告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京东公司明知或应知涉案产品构成侵权,故京东公司不应承担赔偿责任。但京东公司应对网络交易可能出现的侵权采取有效事前预防、事中监督、事后补救的制度性措施,京东公司并未提交相应的证据,故京东公司虽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应承担相应的诉讼费用。

3.在适用法定赔偿确定赔偿数额时,应综合考虑如下因素:(1)权利人可能的损失和侵权人可能的获利;(2)作品的类型、合理许可使用费、作品的知名度和市场价值、权利人的知名度、作品的独创性程度等;(3)侵权人的主观过错、侵权方式、时间、范围、后果等。

我国《著作权法》中对于著作权侵权赔偿金额没有具体的计算方法,只是规定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若实际损失难以计算,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以上规定虽为原则性规定,但实际操作还要因案情而相应变化。

本案中,一审法院认为应根据涉案作品的独创性程度、知名度,被告美特雅公司涉案侵权行为的性质、情节、主观过错程度、产品销量等因素酌情确定经济损失的赔偿数额。虽然原告安乐公司主张应考虑涉案作品《捉妖记》的巨大市场影响力和商业价值,但二审法院认为该电影的知名度并不等同于涉案作品具有相应的市场影响力和商业价值。同时,结合被告美特雅公司实际销售涉案产品的单价、持续时间等因素,其认为一审法院确定的赔偿数额适当,予以维持。

相关法条

1.《著作权法》

第四十八条 有下列侵权行为的,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同时损害公共利益的,可以由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责令停止侵权行为,没收违法所得,没收、销毁侵权复制品,并可处以罚款;情节严重的,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还可以没收主要用于制作侵权复制品的材料、工具、设备等;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一)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发行、表演、放映、广播、汇编、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其作品的,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

第四十九条 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

第五十三条 复制品的出版者、制作者不能证明其出版、制作有合法授权的,复制品的发行者或者电影作品或者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计算机软件、录音录像制品的复制品的出租者不能证明其发行、出租的复制品有合法来源的,应当承担法律责任。

2.《侵权责任法》

第三十六条 网络用户、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网络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

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


马祖坞免责声明

1.本站稿件欢迎转载或报道,请注明出处;

2.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1)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转载稿,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据****报道”或“稿件来源:****”,并自负与版权有关的法律责任。
 2)如擅自将上述信息篡改为“稿件来源:马祖坞”或“据马祖坞报道”,本网将依法追究其侵权责任。

3.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半个月内来电或来函与马祖坞网联系,联系电话为010-56282137

关闭